21億未兌付 這家私募實控人及三高管被刑拘

首頁 > 資訊 >正文

【摘要】一個負債累累的在逃“老賴”,隱姓埋名成立了一家私募基金公司,并讓自己的司機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,用四年時間非法募集了近40億元。最終東窗事發,被警方刑拘,留下近21億元去向不明的兌付窟窿......

  Super  ·  2019-11-28 10:01
21億未兌付 這家私募實控人及三高管被刑拘 - 金評媒
來源: 國際金融報   
一個負債累累的在逃“老賴”,隱姓埋名成立了一家私募基金公司,并讓自己的司機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,用四年時間非法募集了近40億元。最終東窗事發,被警方刑拘,留下近21億元去向不明的兌付窟窿......

這些電影般的情節,在現實中上演。“鬧劇”的主角,便是上海至善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(下稱“至善基金”)實控人呂邦政。

已被立案偵查

記者從多個渠道獲悉,近日,至善基金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立案偵查,公司實控人呂邦政、董事長兼法定代表人王建樂、執行總裁卓棟煒、副總裁兼財務總監裘文杰已被刑事拘留。

日前,記者來到位于上海市靜安區南京西路的上海商城西座4樓的至善基金總部,發現該辦公地點仍在正常運營。大門敞開,似乎并無異樣。

1.png

從前臺左側徑直走入,會先經過一個狹小的會客廳,靠近過道的墻面貼滿了公司高管出席各大活動的照片。順著過道再往里走,是一個六人間的辦公室。這便是至善基金總部“對外開放”的全貌。

六人間的辦公室里,坐著兩名至善基金的工作人員和一名前來了解情況的投資者。對于以“投資者”身份出現的記者,兩名工作人員并不意外,而是招呼記者在其中一個工位坐下。最近幾天里,他們已經接待了許多這樣的到訪者。

“公司確實立案了,老板是上周四(11月21日)晚上被抓的。”其中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。

他口中的老板,便是至善基金實控人呂邦政,“公司沒有被查封,現在就是配合經偵調查。其他工作人員在別處辦公,我倆在這負責跟投資者溝通對接。”

涉多項違規行為

至善基金的兌付危機始于今年5月底。這家成立于2014年7月、在2015年3月登記成為私募管理人的基金公司,當時突然宣布旗下到期的產品全部延期兌付。

內部人士向記者提供的財務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7月底,至善基金累計未兌付金額為20.93億元,涉及投資者逾3000人。

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,至善基金存在多項違規行為。

其一,大部分產品未向中基協備案。記者獲取的內部資料顯示,至善基金至少發行過31只產品,但中基協官網顯示,至善基金的備案產品僅有5只。

2.png

其二,合格投資者占比不到一成。根據監管規定,私募基金單只產品的投資門檻為100萬元起。而截至7月中旬,在至善基金購買產品的投資者合計3266人,投資金額在100萬元以上的僅255人,占比僅為7.8%。

其三,部分投資者的認購金額并未進入基金托管賬戶。多名投資者向記者反映,當初投資打款,是通過至善基金理財師提供的POS機刷卡進行的,但收款方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賬戶。比如,浙江省桐廬縣橫村鎮悅興家電經營部、杭州經濟開發區周恩偉小吃店、杭州市拱墅區星納足浴館、杭州杭鋒棋牌會所……

其四,至善基金從未向投資者出具過產品的投資季報、半年報和年報。

早有失信“前科”

今年6月份之前,呂邦政還只是隱匿在至善基金幕后的實控人,一直化名“呂文正”在至善基金總部辦公,曾擔任過一段時間總裁。直到至善基金兌付問題逐漸失控,才不得不出來主持大局。

“之前根本不知道有呂邦政這么個人,一直以為王建樂就是實控人。”多名投資人向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反映,在呂邦政出現一個月后,王建樂就失聯了。

據至善基金官網介紹,作為公司董事長兼法定代表人的王建樂,是“復旦大學EMBA在讀碩士,蘭州商學院工學學士。曾任職海爾公司、揚凱資產公司,后創立上海至善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,多年從事資本行業,對私募股權投資基金、企業并購與重組、IPO等擁有豐富的經驗,擅長于高端制造業、政信類項目”。

這一履歷遭到了“打假”。據知情人士透露,王建樂并非所謂的投資界精英,而是呂邦政的司機,只是一個“傀儡”。

呂邦政之所以隱匿幕后,與其“失信被執行人”身份有關。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通過可靠渠道獲悉,在2018年1月,呂邦政因拒不執行法院判決,被警方通緝,隨后一直處于在逃狀態,直至此次被刑拘。

通過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,可查到16條與呂邦政相關的失信立案信息,最早的一條發布于2014年7月23日,最近的一條發布于2019年3月6日。從被執行人的履行情況來看,其中15條顯示“全部未履行”,累計涉案金額超過9000萬元。

3.png

4.png

在最近的那條失信記錄里,一名叫孫慶平的男子也牽涉其中。公告顯示,被執行人樂清市萬勝機械有限公司應償還申請執行人借款本金1200萬元及罰息,被執行人大工匠集團有限公司、嘉興大工匠機械有限公司、呂邦政、孫慶平在1200萬元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。

5.png

一位大額投資者告訴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,孫慶平是呂邦政的岳父,且與其打過一次照面。“7月份的時候,呂邦政讓我去找他岳父拿錢。說他岳父應該能給我兌付,我就請孫慶平吃了一頓飯,但他全程都在‘打太極’,并未給出解決方案”。

業務員絕望自殺

事件發酵至今,至善基金實控人及主要高管雖已被刑事拘留,投資人最關心的依然是21億元未兌付金額的去向。

“靜安經偵已經介入調查,公司的賬本都拿去了。”至善基金總部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表示,公司會積極配合經偵盤點和處置資產,至于到底有多少資產,需等待監管部門的調查結果。該工作人員還表示,希望投資者理性維權,避免再有悲劇發生。

10月23日,至善基金杭州余杭區分公司倉前分部的業務員費某及其丈夫華某,在家中燒炭自殺。根據良渚村委的通報,費某為至善基金業務員,多位村民通過她投資理財一千多萬元,但因至善基金資金鏈斷裂,費某自家也投資了200多萬元,感覺對不起村民和家人,想不開而自殺。

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,除了上海總部,至善基金在南通、嘉興、安吉、臺州、南寧、廈門、福州、蘇州等多個城市開設了43家分公司。

部分投資者向記者表示,雖然存在一些惡意欺騙投資者的業務員,但也有不少業務員自身也是受害者,不僅無心之下坑了親戚朋友,自己的積蓄也搭進去了。

不僅如此,出現兌付危機的至善基金一度發不出工資,曾被員工公開討薪。10月底,記者瀏覽至善基金官網時,發現該網站處于“被黑”狀態,網頁只跳轉出一張員工討薪的圖片,內容直指至善基金“惡意拖欠員工2019年4月至7月的工資,惡意中斷員工社保和住房公積金”。

6.png

不過,近日記者再瀏覽該網站,發現已恢復正常。

來源: 國際金融報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,禁止轉載。
作者的其他文章
相關熱帖
評論:
    . 點擊排行
    . 隨機閱讀
    . 相關內容
    11选5彩票软件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