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融時報刊評:貸款政策結構調整在悄無聲處推進

首頁 > 觀點 >正文

【摘要】換房難了,二套房難了,這是筆者身邊諸多人的直觀感受。這種直觀感受的背后是住房貸款政策趨嚴趨緊。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在嚴防投機炒作房地產的背景下,提高二套房的貸款門檻,將資源更多集中在剛需購房者上,這一趨勢已經越來越明顯。

  胖次超人  ·  2019-11-27 10:24
金融時報刊評:貸款政策結構調整在悄無聲處推進 - 金評媒
來源: 金融時報   

換房難了,二套房難了,這是筆者身邊諸多人的直觀感受。

這種直觀感受的背后是住房貸款政策趨嚴趨緊。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在嚴防投機炒作房地產的背景下,提高二套房的貸款門檻,將資源更多集中在剛需購房者上,這一趨勢已經越來越明顯。

政策的效應已經有所體現。央行最新發布的《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》(以下簡稱《報告》)顯示,2018年,我國住戶部門債務水平上升趨勢有所放緩,個人住房貸款的較快增長勢頭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,全國個人住房貸款余額25.85萬億元,同比增長17.8%,增速較上年下降4.4個百分點,較2016年高位回落近19個百分點。

值得一提的是,《報告》披露了另一組數據:截至2018年末,房地產開發貸款余額10.19萬億元,同比增長22.6%,增速較上年提升5.5個百分點;住房開發貸款7.33萬億元,同比增長31.9%,增速提高5.6個百分點。這一組數據看似逆勢上揚,但其實是房企融資表外回歸表內的反映,并非與地產類融資的政策導向背離。而且,隨著整治房地產信托以及對外債的收緊,客觀上造成房地產融資環境進一步趨嚴,這意味著房企在投資環節不得不更加“克制”。

比起暴富者的神話,樓王、地王引發的喧囂,個別地方似乎要放開又遲疑難定的“放松限購”,細微政策的變化可能只有真正在交易的人才能感受到。這種看似一點也不令人興奮、刺激市場的變化慢慢化為另一種聲音——今年要不要買黃金?部分想要靠炒樓、炒房來賺錢的人,已經開始焦急尋找新的投資標的。

正在變化的不僅是地產類貸款。從整體角度看,地產類貸款的“更低調”伴隨著系統性結構性調整。有增速放緩者,也有加速前進者。根據《報告》,住戶部門經營貸款增速連續兩年回升。

所謂住戶部門經營貸款,是金融機構發放給城鎮個體戶、農戶和個人用于經營和投資的貸款。這一上升趨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普惠金融政策的成效。自2016年國務院印發《推動普惠金融發展規劃(2016—2020年)》以來,相關部門通過優化信貸結構、財稅減免等多種途徑,促進金融資源向普惠金融領域傾斜。截至2018年末,金融機構普惠金融貸款余額為13.39萬億元,同比增長13.8%。受此影響,住戶部門經營貸款余額增速從2017年開始回升,2018年末同比增速達到12.3%。

看似簡單的“此消彼長”背后,實則是結構性調整的主動作為。比起高房價帶來的“紙面財富”增長,更值得期待的是創新創業者、小微企業創造的財富以及新模式下的機遇,這對于低收入群體而言,已經是穩發展、防風險的迫切需求。

《報告》指出,與其他國家相比,我國住戶部門債務風險并不突出,住房信貸政策也更為審慎,但債務分布不均衡,部分地區住戶部門和一些低收入家庭杠桿率相對較高。根據北京大學開展的2016年中國家庭追蹤調查,低收入家庭的債務負擔整體重于高收入家庭,其中年收入低于6萬元的平均債務收入比為285.9%,有0.8%的家庭債務超過50萬元,這意味著這部分家庭在收入水平不變的情況下,需要用近10年的全部收入償還債務。在衣食住行等基本剛需壓縮空間有限的情況下,低收入家庭很可能因為意外支出需求而導致財務狀況惡化。而要解決這一問題,除了嚴控舉債端,最根本的還是要發展。

財政金融領域的行動十分明確。過去兩年里,金融、財政方面推出了一系列重磅政策,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此前“錦上添花易、雪中送炭難”的問題,部分被忽視或由于缺乏足夠信用數據、抵押資產等限制下無力滿足的金融需求得到了有效支持;而且,這種支持不僅是“給”,更重要的是“給到哪里”“用在何處”,這一成績從《報告》中可見一斑。

未來,如何讓貸款上的結構性變化轉化為實際發展上的結構性變化,靠的不僅是資金支持,更需要有比較優勢的模式、因地制宜而非盲目跟風的產業以及“做大蛋糕”“做新模式”的創新發展。對于中低收入群體也好,甚至已經有了一定規模的企業、產業也罷,這些都是亟待補位的“必修課”,也是結構性調整下一步的關鍵所在。

來源: 金融時報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,禁止轉載。
作者的其他文章
相關熱帖
評論:
    . 點擊排行
    . 隨機閱讀
    . 相關內容
    11选5彩票软件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