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方支付牌照價格縮水近60% 待價而沽已成往事

首頁 > 資訊 >正文

【摘要】記者深入調查發現,第三方支付牌照買賣價格在2016年上漲速度之快令人瞠目,但進入2019年,牌照價格開始明顯下滑。

  Super  ·  2019-06-17 10:30
第三方支付牌照價格縮水近60% 待價而沽已成往事 - 金評媒
來源: 證券日報   

近日,又一起支付牌照并購案誕生。

深圳市七分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七分錢”)在官方微信號發布消息稱,其獲中國人民銀行批復同意收購銀信聯(北京)支付有限公司(簡稱“銀信聯”)100%股權,將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。

據中國支付網消息,其收購價格在“2500萬元左右”,也有業內知情人士向記者證實了該價格。

記者深入調查發現,第三方支付牌照買賣價格在2016年上漲速度之快令人瞠目,但進入2019年,牌照價格開始明顯下滑。

如今,支付牌照最高可叫價30億元的現象不再,除了含有互聯網支付和移動支付的牌照價值一直頗受業內關注以外,預付卡及固定電話支付業務也已成為“昨日黃花”。

從“一牌難求”到“有價無市”

作為互聯網金融的代表性細分賽道之一,第三方支付一直處于頗為重要的位置。

有統計顯示,在2011年—2015年,央行共發放271張第三方支付牌照,2013 年及以后,移動支付的發展呈現出了勢不可擋的態勢。2016年支付牌照發放開始按下“暫停鍵”,央行表示:堅持“總量控制、結構優化、提高質量、有序發展”的原則,一段時期內原則上不再批設新機構。

一邊是牌照的收緊,另一邊則是支付牌照被注銷名單的不斷增加。

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,目前國內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業共238家,累計注銷支付牌照名單已達33家。

在此背景下,支付牌照交易市場開始火爆,市場中,供給數量在減少,互聯網巨頭、集團化公司對支付牌照的需求卻在增加,供不應求導致支付牌照的價格猛增,曾經甚至“一牌難求”。

根據蘇寧金融研究院數據不完全統計,2015年—2018年,累計有超過40家公司通過收購方式獲得《支付業務許可證》,總計金額超過240億元。

一個直觀的數據是,據中國支付網提供給記者不完全統計數據顯示,自2012年開始支付牌照交易情況開始逐年上漲。據統計,2012年有2例;2013年2例;2014年4例;2015年14例;2016年并購情況則達到近幾年最高值,為24例;2017年14例;2018年則為2例。

進入2019年,據記者不完全統計,截至6月13日,僅有2例公開支付牌照交易案例,分別是3月份,萬輝化工控股有限公司擬以7.9億港元,間接控股第三方支付企業得仕股份;6月份,七分錢收購銀信聯(北京)支付有限公司100%股權。

中國支付網創始人劉剛對記者表示,“從已經發生的并購案例來看,這幾年的并購次數已經呈斷崖式下跌。其中一方面原因是,必須買且能買得起的‘金主’基本都完成了布局。”

據記者不完全統計,在支付牌照買賣交易中,京東、平安、萬達、小米、美的、美團、國美、唯品會、滴滴、綠地集團等等,早在前幾年已紛紛入局完成。互聯網公司、傳統金融機構、電商、地產企業、通信企業等各行業“龍頭”,都已在第三方支付領域占有席位。

“支付牌照買賣已經變成‘有價無市’。”支付業圈內知情人士向記者補充道。

交易價格縮水60%  

據記者調查,支付牌照買賣不僅數量上驟減,其成交價格也嚴重縮水。

“當前第三方支付牌照價格的行情要比最高時點下降了60%左右。”有支付圈內知情人士對記者坦言。

另一位業內人士表示認同,他對記者稱,“僅從互聯網支付業務來看,據我了解,支付牌照價格已經從巔峰時期8億元—9億元下滑至3億元—4億元左右。”

“支付牌照的價值主要看牌照覆蓋的業務范圍,包括互聯網支付與移動支付、收單業務、預付卡等3部分,其中價值最大的是互聯網支付與移動支付。”中國社科院產業金融研究基地副秘書長陳文對記者表示。

記者發現,從近幾年的支付牌照交易價格來看,即便是價值最大的包含互聯網支付、移動支付等業務的牌照價格也已縮水,而預付卡及固定電話支付業務則更成了“昨日黃花”。

據中國支付網提供的數據,最早通過收購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是京東,其于2012年年初收購了網銀在線,在此基礎上搭建了京東支付,并成為京東金融的重要基石,交易價格僅為1.5億元,其業務范圍包括互聯網支付、銀行卡收單、跨境支付等。

而據公開報道顯示,目前為止,第三方支付領域較大的一起并購事件發生在2016年,海立美達30.39億元收購聯動優勢,其業務范圍包括互聯網支付、移動電話支付、銀行卡收單等。

從2012年—2016年支付牌照交易價格中可以看出,包含互聯網支付業務的牌照價格的漲幅驚人。

曾幾何時,高額收購成為了取得支付牌照的“華山一條路”,在進入2019年后則顯得有些“慘淡”。

2019年,已知的并購案例是,3月份,萬輝化工控股有限公司擬斥資7.9億港元(約6.9億元人民幣)間接控股第三方支付企業得仕股份,其擁有預付卡發行受理及互聯網支付業務。

“今年以來雖然屢有支付牌照的并購投資發生,但是價格和并購高峰期的2015年—2017年間相比,難掩頹勢。”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表示,“目前需要收購支付牌照完善自身產業鏈布局的公司越來越少,需求方的減少也將使得市場交易價格降低。”

記者還發現,支付牌照中預付卡及固定電話支付業務已經成了“昨日黃花”交易價格也在縮水。

在今年6月份,七分錢收購銀信聯(北京)支付有限公司100%股權,其業務范圍是北京預付卡業務。據業內知情人士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吐露,其交易價格“在2500萬元左右。”

根據中國支付網統計數據顯示,可與之對比的單一的預付卡業務支付牌照買賣,已知案例是,2016年新華金控有限公司出價7000萬元進行全資收購的國華匯銀,其業務范圍也為北京預付卡業務。

中小支付機構夾縫求存

第三方支付牌照交易數量及價格下滑嚴重,是中小支付機構夾縫求存的現狀。

可以說,對于中小支付機構來說,不論是通過牌照交易買賣“離場”,還是通過上市實現“上岸”都非易事。當下的中小支付機構,如何“自立自強”正在成為迫切的問題,從支付牌照交易數量和情況就能看出,如今“委身”行業巨頭,“待價而沽”實現“上岸”的現象,已成往事。

另一方面看,據蘇寧金融研究院數據顯示,目前已獨立上市的支付機構僅有幾家,其中包括港交所上市的匯付天下、東方支付及A股上市的拉卡拉等。

對于大多數中小支付機構來說,上市并非易事。黃大智認為,現在網傳有上市計劃的支付機構在獨立要求、規范經營、財務指標方面都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不達標,若想要在A股上市仍然存在一定的難度。有能力獨立上市的支付機構寥寥無幾。

如今,擺在中小支付機構面前更多的則是如何保值。

陳小輝對記者表示:“在當前金融強監管背景下,央行對變更股東信息的批準也明顯收緊。而支付牌照每5年續展一次,并且當累計虧損超過其實繳貨幣資本的50%,央行將責令其停止辦理部分或全部支付業務,這樣對于未盈利的支付機構也很難待價而沽。”

來源: 證券日報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,禁止轉載。
作者的其他文章
評論:
    . 點擊排行
    . 隨機閱讀
    . 相關內容
    11选5彩票软件破解版